当前位置: 主页 > 经验分享 > 正文>>

胡适与周作人的“诗生活”

www.tqgct.com 时间:2018-01-10 11:28 最权威的GCT工程考试网
胡适与周作人的“诗生活”

胡适与周作人的交谊,始于“五·四”运动,终于“七·七”事变。在此期间,两人诗文往还,留下许多诗篇,“诗生活”可谓鲜活生动,至今读来还意趣盎然。1917年初,在家乡绍兴教书的周作人,首先从其兄鲁迅寄来的《新青年》杂志上读到胡适《文学改良刍议》等文,对其中“今日当以白话文为正宗”的主张大为赞许。4月间,周作人到北京大学任职,又从文科学长陈独秀处得知留美青年胡适的若干详情。9月,胡适应聘进北大,在一偶然场合,与周作人初遇,其时周33岁,胡26岁。此后,两人同为文科教授,不时相遇于马神庙的教员休息室“卯字号”,又在12月共同参加小说研究组活动。这一年,只是两人相遇、相识的开端,真正的友谊始于1919年。

1919:小河里的乡愁

1919年初,在有关妇女、儿童问题的讨论中,胡、周两人就“贞操问题”、“老子与儿子”等敏感话题迭发新论,一时惊世骇俗。与此同时,胡适还热衷“诗体解放”,尝试着创作白话新诗,虽应者寥寥,却笃志独行。周作人对此大为感佩,尽管自知非诗人者流,竟也陆续发表数十首新诗,投身于胡适所倡行的白话诗“实验”之中。其间,胡对周的长诗“小河”尤为激赏,赞为“新诗中的第一首杰作”,认为全诗观点细密,思想深沉凝练,其诗意诗旨不是旧体词调表达得出来的。胡适将其刊于《新青年》1919年二月号卷首,以示赞赏与倡导。

除夕流水帐

这首长诗,如今看起来,着实算不得周作人的杰作,比之其杂文、小品文上的成就而言,逊色不少。全诗充斥着新文化运动前夕几乎所有文学青年都曾有过的“乡愁”概念,平铺直叙的独白或虚拟对白,以分行而成的“诗行”格式之外,并无十分卓越的思想特色与新诗技法。胡适之所以对其激赏,无非是出于一种惺惺相惜似的“英雄所见略同”,无非是对一贯沉稳低调的周作人能对白话诗有如此的积极回应感到鼓舞。为此,《新青年》卷首,理应表达这种新文化的创举,理应展现这种敢于“一反常态”式的革命性文学。当然,这也充分表达了胡适对二人友谊的一种热望。只要反过来看一看一年前(1918年3月15日)《新青年》第四卷第三号上胡适自己写的那首“除夕”,就会明白他为什么会对周作人的这首长诗如此激赏。胡适的诗句纯是白话,一清二白的流水帐,写来跟普通人家唠家常一样,并无太多深意。当然也有研究者认为,在除夕的传统佳节里,在当时代的语言环境中,用这样的白话文表达了毫无诗意可言的叙事结构,说明了胡适对传统诗学的摒弃,或是表达了生活本身对诗学的调侃等等。这样的引申看似无可厚非,似乎很能把握五四运动前夕的某种文化氛围,实则只不过是“事后诸葛亮”式的自以为是罢了。《除夕》这首诗完全就是当年一场北大教授年夜饭的流水帐,诗中的字句无论怎么深挖细察,也不过是归国的洋博士看到天津的雪梨价昂于市,在京城人家中充作时鲜佳品,由此想到家乡安徽的雪梨还在闭塞的乡村里贱卖,多少有些感慨时事,莫名的怀乡罢了。

合力改订《尝试集》

1920年3月,胡适的《尝试集》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初版。这是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诗集,是新文学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尝试集》中充满了种种新旧文化的冲突与矛盾,展示出了从传统诗词中脱胎,蜕变,逐渐寻找,试验新诗形态的艰难过程。该书一经出版,争议不断,毁誉参半。或亦正因如此,吸纳或批判来自各个层面关于《尝试集》的种种意见,成为胡适在这一时期“诗生活”的重点。《尝试集》初版之后,于同年9月再版,在再版中,胡适又增加了六篇诗作,同时又增加了一篇长达14页的再版自序,详细地评述了初版本的得失及其所坚持的“白话诗”理念;至1922年10月第四版时,《尝试集》已非当初的《尝试集》,胡适做了大量的增删。这些大量增删改订的背后,或许,也正是胡适与周作人等友朋之间的“诗生活”使然。至于对周作人等对其诗集的这番删改,胡适又是怎么看的呢?时隔近40年后,在1959年5月16日这天,他在台北谈过这样一段话:

……我的《尝试集》,当时是大胆的尝试,看看能否把我的思想用诗表达出来?如果朋友都看不懂,那成什么诗!白居易的诗老太婆都能听得懂,西洋诗人也都如此,总要使现代人都能懂,大众化。我的主张,第一要明白清楚,第二要有力量,第三要美。文章写得明白清楚才有力量,有力量的文章才能叫做美。如果不明白清楚,就没有力量,也就没有美了。这段文字见于《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其中所称“朋友”就是指周作人等———当年参与改订诗集的诸位。事实上,《尝试集》一共三编并附《去国集》;第一编尚未脱胎于旧体诗,第二、三编则属自由诗体的大胆革新。胡适首倡白话文学,并努力进行试验,这本诗集正是其1916年以来白话诗尝试成果之汇集。如果说这是一本看似特立独行、单打独斗的弄潮之作;那么当年胡适驾驶的这一叶孤舟之上,与他同行同志的,还有周作人等友朋。这当然不是胡适一个人的战斗,一叶孤舟之上的“诗生活”仍旧有友情滋润,依然有周作人的携手共进。1920年代,胡、周二人的交谊还在继续,只是关于白话诗歌之间的酬唱往还告一段落。二人都不约而同地转向了学术研究,似乎不再那么诗兴勃发了。当然,胡适的“文学健将”气质仍在漫延,二人原本以诗示好的交谊,差一点成了交恶。原来,在1925年秋,胡适于武昌大学发表演说,对《诗经》中一些诗句作了大胆的新解释。周作人闻知后,旋即在《晨报副刊》撰文,不客气地指出胡的错处,批评胡对《诗经》句句求解其意的方法,是“还中着传统之毒”,甚而以“武断”、“专制”等语相讥,语气苛严,大有批判之意。胡适也自知白话诗闹腾之后,再来新解《诗经》也实在有些力不从心,返归书斋重新定位研究方向,也就罢了。胡、周二人并未因此再来一场“论战”,交情还在,交谊似乎还可以再继续。

自寿诗中茶与酒




关键字

相关文章

相关图文
国美·爱芒果之夜2017快乐男声欢乐启程
国美·爱芒果之
大陆封杀55名艺人名单曝光 杜汶泽徐若瑄遭封杀
大陆封杀55名艺
MBA、MPA、GCT、MPAcc权威辅导机构
MBA、MPA、GCT、
王菲(Faye Wong)
王菲(Faye Wong)
经验分享:GCT考试考生考前必读
经验分享:GC
科普养鸡 拒绝禽流感 《天下3》新公益新玩法(
科普养鸡 拒绝
记漳州市幼儿园教师经验分享会
记漳州市幼儿园
生产加工领域自动化应用新闻
生产加工领域自

------分隔线----------------------------
------分隔线----------------------------
推荐图文